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tb950.com > 正文

英雄互娱、恺英网络、盛大游戏陷困局游戏行业大溃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5

  4月2日,有着“移动电竞第一股”之称的英雄互娱借壳失败,这是英雄互娱继注入华谊兄弟300027)股份失利、独立IPO失败之后,第三次冲击A股失利。

  2018年净利润下滑,现金流吃紧的情况下,上市失败无疑又为“明星公司”英雄互娱蒙上了一层阴影,也为其后续运营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英雄互娱梦碎A股的同时,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王悦失联、曾经创造了一个时代的盛大游戏更名“盛趣”,而当年与盛大、网易齐名的九城游戏黯淡良久之后开始联手贾跃亭造车,多家游戏公司似乎过得都不太好。

  遍观这些游戏陷入水逆或是走向衰落的原因,都各不相同。英雄互娱胜在了较早布局电竞领域,被资本市场看好,但是英雄互娱旗下产品不足以支撑其“电竞第一股”的野心;恺英网络在页游上投入精力较多,但是页游市场份额持续缩减下,恺英网络业绩也走向下滑。盛大游戏和九城游戏均是靠代理端游起家,盛大败在了业务涉猎太广,核心业务最终反成软肋,而九城则败在了糟糕的运营之上。

  这些游戏公司的命运,也与整个游戏行业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曾经称霸的端游走向衰落之后,手游崛起成为了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以端游起家的游戏公司自然开始失利;用户对游戏的审美要求提高,国内不少游戏厂商多年以来的“换皮”游戏开始不被买单;获取用户的成本不断上升,对不少游戏公司的利润产生影响;渠道垄断的削弱以及游戏开发门槛的降低,让不少独立游戏厂商入局,加大了市场竞争压力……

  4月2日午间,赫美集团发布《关于收到天津迪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通知的公告》,公告表示因核心条件未能满足及达成一致意见,英雄互娱控股股东迪诺投资决定单方面终止《股份转让协议》,此外,公司与英雄互娱于3月1日签署的《吸收合并协议》一并自动终止。

  但是对于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告吹的原因,英雄互娱则表示是因赫美集团屡次违反协议所致,双方说辞不一。目前,虽原因究竟为何尚未分晓,但此次“联姻”的终止,无疑意味继注入华谊兄弟股份失利、独立IPO失败后,全国各地今天的生猪价格?英雄互娱的上市方案再一次夭折。

  2019年2月15日,赫美集团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宣布将借壳英雄互娱,在英雄互娱估值百亿以及“移动电竞第一股”的光环加持下,股民们纷纷看好此次交易,赫美集团复牌后便迎来股价暴涨,创造了连续10个交易日涨停的纪录,上涨幅度超过了150%。4月2日午间发布重组失败的公告后,赫美集团股价直接闪崩跌停。

  随后深交所也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赫美集团自查此次重组是否存在虚假记载或误导性陈述、是否充分披露重组终止风险、是否涉嫌“忽悠式”重组等。赫美集团2018年的业绩快报显示,诚惶诚恐什么意思。预计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9.3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9.6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3.8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64.01%;营业利润为亏损22.1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82.56%。

  从财报来看,赫美集团的营业状况可谓非常不乐观,其业绩预告发布后还曾被深交所要求说明计提商誉减值准备、补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等相关事项。也是因此,赫美集团与英雄互娱此事重组事宜,也被外界质疑或存在利益交换或市场操纵等嫌疑。

  对英雄互娱来说,此次借壳失败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英雄互娱的创始人为有着“移动电竞之父”之称的应书岭,其在2015年5月创立了英雄互娱,公司两个月后就登陆了新三板,并吸引了王思聪沈南鹏徐小平以及华谊兄弟等诸多业内名人和头部公司都参与投资。因为明星光环的加持,英雄互娱估值一度达到了百亿规模。

  不过,英雄互娱目前面临的困境并不少。首先,其代理的两款产品《战争艺术:赤潮》《影之刃》虽然流水可观,但是其自研游戏缺乏头部作品,仅《创造与魔法》知名度相对较高。此外,英雄互娱虽成功举办了全球第一个移动电竞赛事HPL,但HPL联赛项目均为公司旗下运营游戏,知名度整体偏弱。目前,英雄互娱旗下最大IP《全民枪战》电竞赛事已经于2018年停办。

  英雄互娱近一两年的业绩也并不理想。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英雄互娱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6.5亿-8亿元,同比下降幅度在12.13%-28.11%之间。此外,英雄互娱的现金流也很是吃紧,2018年前三季度,英雄互娱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2.11亿元,同比下降193.78%。虽然在电竞风口上成功吸引了资本关注,但在业绩下滑、现金流吃紧、上市吸纳投资失败后,英雄互娱的想象空间还有多大?

  2019年,游戏行业里过得不太顺的不止英雄互娱,还有恺英网络、盛大游戏、九城游戏等。

  2008年,王悦创造了恺英网络,公司仅用了7年时间便登陆A股,在这7年时间里,恺英网络通过《全民奇迹》《王者传奇》《蓝月传奇》等产品在游戏市场站稳了一席之地。王悦身价也一度飙升至66亿,并荣登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的“80后”富豪。但2019年3月25日递交了一封书面辞呈后,王悦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恺英网络表示并不能确认由此而带来的相关风险,但据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称王悦在浙江和盛、浙江九翎的几桩收购中,涉及到业绩对赌、市值对赌等事项,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等。目前,王悦的股权质押已有爆仓风险,王悦持有恺英网络股份4.615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其中质押股份4.61568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相当于100%质押。

  其实,王悦的失联并非没有前兆,早在2018年6月恺英网络股价开始走低之后,王悦便从CEO的位子退了下来,转由曾经打造了《蓝月传奇》的金锋接盘,如今,恺英网络法人代表也更换为了陈永聪。不过,接盘的“领导班子”目前面临的处境并不太妙,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恺英网络公司营收22.8亿元,同比下降27.0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亿,同比下滑89.75%。

  从具体业务上来看,2017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恺英网络页游营收占比较高,达43.45%,但是页游市场规模在近两年内已经缩水了63.6亿,并且有进一步下滑的趋势,这对恺英网络来说并不是好消息。在手游方面,除了累计流水突破70亿的《全新奇迹》,恺英网络目前也并未有新款游戏在竞争力上有所突破。

  恺英网络实控人尚处于失联状态时,盛大游戏的更名则直接带来了一个时代的结束。3月29日,因“盛大游戏”品牌授权到期,盛大游戏改名为盛趣,从被盛大集团清空股份到被腾讯入股,再到更名更换LOGO,曾经引领了一个游戏时代的盛大游戏衰落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2001年,盛大游戏凭借运营网络游戏《热血传奇》,开启了自己的开挂之路,“传奇IP”每年产值占到了中国游戏业近15%的比例,可谓当时国内市场收入最高的游戏IP。但随着陈天桥开启“网络迪士尼”计划,“传奇IP”的营收更多被用在了研发电视盒子、成立盛大文学、收购酷6网、边锋游戏等布局中。陈天桥想打造一套完整的产业链,但奈何最终反而失去了在游戏市场的优势。

  十几年来,盛大游戏先后推出了《传奇世界》《泡泡堂》《龙之谷》等70多款网络游戏,但是再也没有一个能复制《热血传奇》的成功,被诸多业内人士和玩家寄予了较高期待的《龙之谷》,最终也因外挂泛滥成灾而渐渐陨落。

  谈起盛大游戏的衰落,就不得不提在端游时代与盛大、网易并称三巨头的九城游戏,虽然这个游戏公司对现在的很多玩家来说相对陌生,但是其当年可是第一批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互联网游戏企业。不过,如今第九城市在纳斯达克的市值尚不足1亿美元。

  和盛大游戏发家史不尽相似,九城游戏也是靠代运崛起,当年养活九城游戏的正是不少玩家心中的经典《魔兽世界》,九城在该款游戏身上赚了21亿,但最终因为运营不力,《魔兽世界》转投网易。除《魔兽世界》外,九城游戏还拥有过另一大IP《奇迹》,《奇迹》仅在2003年就为九城游戏创造了近6亿人民币的收入,直逼当年盛大在《传奇》上的8亿收入,但《奇迹》最终也因外挂泛滥,走向了衰落。

  在《魔兽世界》和《奇迹》之后,九城运营的诸多游戏如《激战》《卓越之剑》《行星边际2》等最后的命运不是停运便是另寻下家,九城也连续亏损。为了翻身,九城与欧美开发商联合推出了《火瀑》,但该游戏最终仅存活了一年便停运了。在这之后,九城游戏便渐渐淡出了游戏玩家的视野,最近一次受到关注,还是因为其投资了6亿与上了失信名单的贾跃亭一起玩起了造车。

  上述游戏公司的水逆或衰落,原因都各自不同,但是这些游戏公司的命运,其实也与整个游戏行业的发展息息相关:

  盛大游戏和九城游戏曾经都因代理大型端游发家致富,恺英网络则是主打页游,但是随着智能化时代到来,端游、页游的没落已经成为了大趋势。从《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来看,端游的巅峰期是在2009年至2011年,随后其在用户规模和销售收入上的增幅都开始逐渐下滑。现在游戏厂商很少投入精力到大型端游中去,一则因为研发时间较长,二则也是因为回本更不可控。

  端游衰退背后,便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新宠手游的爆发式增长。手游天然的低门槛和便利性使之崛起成为了新的蓝海,在碎片化时代,手游显然更能适应当代的娱乐节奏。此外,手游的火爆,也是因为其带有更强的社交属性,2016年《王者荣耀》和《阴阳师》的火爆就是成功利用社交效应,带动了很多萌新进入到了游戏世界。

  以盛大游戏为例,其在《热血传奇》之后第一个自主研发的项目《传奇世界》,本质上可以称作是《传奇》的“换皮”游戏,但是在《热血传奇》风靡的大环境下,这个换皮游戏也有着不少玩家买单。其实长久以来,国内诸多游戏都是“换皮”般的存在,但随着用户游戏阅历的增长,对游戏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后,如今换皮、为什么我手机查询火车时刻表没有票而去了车站就能买到而且还有座,微创新的游戏已经很难存活,同质化的游戏也很难被买账。

  此外,随着游戏行业涌入玩家数量的增多,还在复制传统玩法的游戏已经不吃香了,垂直细分领域的深耕才是未来游戏行业的大趋势。如今,垂直领域的小众游戏的潜力已经开始凸显,如大逃杀玩法的《第五人格》、乙女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等。垂直小众领域因为用户粘度较高,所以更容易通过口碑相传触达更多用户,降低厂商发行成本。

  用户变得更为挑剔后,2016年整个游戏市场用户增量跌破10%。在此大环境下,游戏厂商们逐渐很难再从传统渠道获得用户量,所以大量厂商涌入到了新的平台来获得曝光量,近几年,今日头条更是成为了买量厂商的必争之地。

  据报道,广州有一大批游戏公司专门通过买量做游戏发行,月流水甚至能达到上亿元。不过,如今随着不少平台开启竞价模式,买量的价格也开始飙涨,这让很多靠买量变现的游戏产品利润大大降低,有的甚至不足以支撑成本。而且当虚假刷量成为“行业惯例”之后,不少游戏的买量转化更是堪忧。

  2015年前后,国内游戏市场上如百度、360等传统渠道对游戏发行的垄断严重,但如今传统渠道的优势正在被削弱,不少小型游戏也得到了更多机会。近一两年,不少小型游戏通过TapTap这种新兴社区以及Steam走向大众。在此大背景下,国内独立游戏厂商大规模出现,开始分食市场,加剧整个市场的竞争。

  时代在变,游戏市场在变,游戏公司自然也得变,跟不上时代,自然难逃溃败,但不管时代和市场如何变化,游戏行业归根结底还是内容产业,没有优质游戏内容支撑,一切都是空谈。

  2018年,版号审查的出台让游戏公司们如临寒冬,审查自然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市场自由度,但是不管是英雄互娱、恺英网络,还是早就开始衰落的盛大游戏和九城游戏,其目前的艰难处境很大程度上均是由缺乏优质内容引起的。

  游戏产品最终还是要面向用户市场,如果没有优质内容支撑,那不管是此前盛大游戏的全产业链布局,还是英雄互娱主打的电竞概念,其实都是盲目跟风下的“剑走偏锋”而已。

管家婆网站| 手机最快报码室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总公司| 满地红图库看图区| 澳门博彩论坛网站| 新版新一代管家婆彩图| 香港六和神算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资料公式规律| 平码公式规律2019年| 白小姐中特网|